↓ ↓ 請免費贊助本站,只需1秒時間 ↓ ↓

2012/01/29

[閱讀] 換心(Change of Heart)


作者:茱迪‧皮考特(Jodi Picoult)

你願意接受死刑犯的器官移植嗎?
而且,
他還是殺害你至親的兇手!

短評
以「姊姊的守護者(My Sister's Keeper)」一書而家喻戶曉的茱迪‧皮考特(Jodi Picoult),在這本書裡依然透過他擅長的家庭問題、教育心理學,來探討關於死刑的議題。

故事內容是以一件死刑犯欲將自身器官捐贈他人而展開。書中每個角色的敘述多以第一人稱,描述其各自的想法與心境。此書內容並無對死刑存廢有著嚴肅的論述,行文間將支持死刑與反對死刑的看法皆囊括其中。現實社會中,我們對於眾事物皆有表面上的既定印象,卻鮮少探究箇中真實的一面。例如司法審判,由於司法皆為事後論,往往只能力求釐清事發的原貌,但卻可能因為既定印象的存在,而降低公義的實現。

我喜歡茱迪‧皮考特(Jodi Picoult)寫的書,是因為它塑造的內容樸實而無華,每本書的架構類似,卻每每能以不同的方式或議題引人入勝。

內文摘錄
序曲:一九九六

愛莉絲(Alice)笑起來。「嘗試根本沒用,」她說。「一個人無法去相信不可能的事。」

「我敢說,妳根本是練習得不夠多,」皇后說。「我在妳這個年紀時,一天練習半小時。這也正是為什麼,有時候在早餐前,我至少已經相信六件不可能的事。」 ──路易士‧卡洛爾(Lewis Carroll),《鏡中奇緣》(Through the looking-Glass)

瓊(June)

起初,我仍舊相信人生中會有第二次機會。就在車禍過了這麼多年的今天,我還能如此平靜地敘述當時的情景──當煙霧消散,車子停止翻轉,靜止在壕溝上方後 ──我依然活著;甚至於還能聽見我女兒伊莉莎白在嚎啕大哭?那位將我拉出車外的警察載我到醫院,讓我斷掉的腿得以固定,還有伊莉莎白──毫髮無傷,簡直是奇蹟──而接下來的時間,她幾乎都坐在他的大腿上。當我被帶去指認我先生傑克的遺體時,他緊緊握著我的手,並出席了葬禮。隨後,還親自登門通知我,說那將我們撞出車道外的酒醉駕駛,已經被逮捕。

這位警察名叫寇克‧尼爾森。即便審判結果都已經結束了很久,他依然不時地來訪,想確定伊莉莎白和我過得好不好。他會在她生日和聖誕節時,帶來玩具,並把樓上浴室阻塞的排水口修好。當下班後,他會過來,把那片算是屬於我們草坪的大草原清除乾淨。

我嫁給傑克,因為他是我人生中的摯愛;更計畫和他度過一輩子。不過,一輩子的定義,卻被一位血液酒精濃度高達零點二二的人,永遠竄改。我訝異地發現,寇克似乎明白,你永遠不可能再像首次墜入愛河時,那樣深刻地愛一個人;然而,我自己卻意外地發現,其實可以。

五年後,當寇克和我得知彼此即將有一個孩子時,我幾乎後悔起來──就好像某個夏季輝煌的日子,你站在一片藍天底下告訴自己,接下來的歲月,都將無法估量。傑克過世時,伊莉莎白才兩歲;寇克是她唯一的父親。他們之間,存在著一股特別的聯繫,有時候甚至讓我覺得,自己應該轉身就走,彷彿強行介入其中似的。假如伊莉莎白是公主,那麼寇克,便是她的騎士。

爾後,小女嬰迫切地到來(奇怪的是,怎麼我們三人會一致認為這位新生兒肯定是女孩,而不是男孩?),讓寇克和伊莉莎白興奮至極。伊莉莎白替未來嬰兒房所該有的模樣,繪製精心草圖,寇克則僱用一位承包商,負責加蓋屋內部分工程。但是,承包商的母親突然中風,因此,他必須緊急搬回佛羅里達(Florida);而其餘的建商,也都無法在嬰兒出生前,將我們的工程排入預定的時間表內。我們的牆壁被開了一個大洞,雨水從天花板的閣樓,滲入室內;鞋底開始發霉長蟲。

當我懷胎七個月時,某天一下樓,就發現伊莉莎白正在一堆被強風掃過,又透過塑膠布被吹進客廳的樹葉之間玩耍。當我在哭泣並用雙眼掃射地毯之間猶豫時,門鈴突然響了。

男人拿著一捆帆布捲,裡面包著工具,然而,這件東西看來似乎並不屬於他,就像另一個人,可能帶著他的皮夾亂跑一樣。他打結的頭髮輕觸肩頭,衣服骯髒,聞起來有雪的味道──儘管季節未到。毫無預警地,薛?布爾能來了,彷彿一列穿過夏日嘉年華的快車,呼嘯地闖入冬季之風,讓你不禁揣測,這些日子以來,他都藏身於何處?

他有表達障礙──字與詞,糾結成一團,就在能夠清楚表達想說的話之前,他得停頓,試圖解開它們才行。「我想要......」,他開口,然後又重新說道:「妳是否,這裡,因為......」。前額的青筋,因為他費力的言語稍稍浮起。「有我幫得上忙的地方嗎?」他總算成功地說出口,這時,伊莉莎白跑向前門。

你可以離開,我心想。並開始關門,本能地想保護我的女兒。「我不認為......」

伊莉莎白把雙臂藏在我的腿四周,向他眨眨眼睛。「有很多東西需要修理,」她說。

他蹲下來,輕鬆自如地和我女兒說話──對他而言,一分鐘前,還結結巴巴的詞不達意,現在,卻如清泉流瀉般。「我可以幫忙,」他回答。

寇克總是說,人們永遠不是你所想像的那樣,所以,在許下任何承諾前,對一個人做完整的身家調查是必要的。我告訴他,他疑心病太重了,要不,就是過於警務作風。畢竟,讓寇克進入我的生活,純粹只是因為那親切的雙眸和一顆善良的心腸,所以,就算是他,也無法對如今的美滿,做任何的爭辯。

「你叫什麼名字?」我問。

「薛。薛‧布爾能。」

「你被雇用了,布爾能先生,」我說,而這正是結束的開端。

【版權資訊】
作者:ChaoRC
網址:http://www.chaofree.com/2012/01/change-of-heart.html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[1] 本站留言區屬於即時顯示,任何留言者之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,發表意見前請自行審酌留言內容。本站保留刪除垃圾留言、廣告留言、不當留言及違法言論之權力,若造成不便敬請見諒。

[2] 一旦您於本站發表意見,即視為知悉並同意本站之網站聲明中之各項內容。

[3] 如有在本篇文章留言,建議勾選留言區右下角的「通知我」,以利收到後續回覆通知。

[4] 留言區可以使用HTML標記,例如「< b >, < i >, < a >...」等。